以下是公視製作人蘇啟禎致董監事的公開信,我們全文轉寄。
但為了讓各位瞭解整體狀況, 我們在文章後面加了註解。
「註解」的責任是我們,而非原作者,特此聲明。
 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公搶盟  聯絡人馮喬蘭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各位尊敬的董、監事:

聽說明天公視董事會要三度舉行臨時會,主要的議案就是要解決董事長的改
選問題。透過媒體報導、口耳相傳、以及來自工會會議記錄的片斷訊息,身
為員工的我們,得知新進董事與舊有董事們分裂成兩派,正進行比人數的表
決攻防戰。這些董事,都是公認的社會賢達,其中有不少人更是當年我就讀
大學新聞系時代的老師,夙富盛名的傳播學者,我還沒來得及向他們致意,
但看到他們進到公視董事會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準備換掉現有的經營團隊,
兩派對立意見相持不下,甚至演變成董事長與部分董事退席杯葛的情況,爭
議也因而上了報紙。在全國一片忙著救災、重建的新聞版面中,看到我們的
董事會因為董座改選的爭議搏得版面,身為公視員工,我感到不解、甚至有
點難過。大學時代﹐「產業民主」、「專業共治」、「資訊透明化」等公共
媒體的重要價值,都是老師教我的,遺憾的是﹐在這次董事長改選的大動作
中,我似乎嗅不到這些價值,卻只看到關起門來的鬥爭。是哪個環節遺漏了
嗎?不知道其他員工與社會大眾,是否也有類似觀感?

公視法修法、董事會成員擴充後,既有的董事長與總經理等經營團隊,其代
表性與正當性是否已不足?這是個值得討論的法理問題,但依我看這頂多也
只是充分條件,而非必要條件。更何況,反對重選的一方也提出了相對的法
律見解。問得更直接點:目前董事長與經營團隊的表現,是否差到非得在任
期剩下不到一半的時候,另選他人而代之不可?提案/支持重選董座的董事
們,想必都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,才決定採取行動。但我要請教的是,各位
的判準是什麼—是來自部分員工對內部管理的抱怨聲音?是人事調動引發的
反彈?是日前工會所辦的不信任投票結果?還是與執政黨/新聞局關係是否
和諧?或者﹐收視率與觀眾的滿意度是否增加?公視整體節目質量與員工效
率是否有提升?如果各位新董事,都認為既有的經營團隊必須解職重新改選
,我認為各位有必要清楚告知員工和社會大眾,您們真正的憑據與理由,而
不是只憑相對多數的優勢。否則,要如何讓社會大眾相信公視董事會的決策
,是基於專業獨立判斷,而非代表執政黨的意志?如果各位認定現行管理團
隊代表舊勢力,確實有政治力干預公視營運,那就更有必要講清楚說明白並
舉證,以說服社會大眾您們的動作,是基於客觀的大是大非,而非只是出自
主觀的不信任。

如果解職案真的通過了﹐接下來,也請有志出來競選董座的董事,公開告訴
員工與社會您的政見,包括:您對公廣集團的願景架構是什麼?您有何把握
可以在剩下不到一年半的任期內,做得比現任更好?您要如何改善華視的財
務虧損困境與商業運作模式?要如何解決原、客兩台政府標案性質與公共媒
體獨立自主運作之間的矛盾?還有更重要的是,您要如何避免公視被政治力
牽著走?萬一執政當局對公廣集團的方向與董事會的藍圖不一樣,您要如何
去解套?

因為這一屆董事當中,有相當比例是來自傳播學界,也容我提醒另一個重要
的議題:目前寄居在華視的公視新聞部,是否應該重回內湖公視母體?董事
會有必要放在「公廣願景」這塊拼圖底下來思考,進而做出負責任且可執行
的決策。包括:公、華視到底是要漸漸走到一塊兒,還是分道揚鑣?公視新
聞部在華視遇到的技術瓶頸,是否影響到節目品質與排檔策略?繼續留在華
視的成本效益,跟搬回內湖比起來何者為高?搬回內湖是否較有利於公原客
新聞資源整合、與整體戰力的提升?對各位決策者來說,這些也許是技術面
的問題;但對認同公共價值、長期在第一線打拚的新聞部員工來說,這些卻
是公視/公廣集團在台灣公共論域該扮演何種角色的本質問題。您們的決定﹐
將會同時影響到原、客台與華視的運作,及台灣的媒體生態。

依我們的親身經驗,上一屆董事會對公廣集團何嘗沒有願景?但在只有「公
股釋出條例」原則性規定、卻缺乏全盤配套的情況之下,貿然讓公、華視新
聞部充當合併試金石的結果,不但讓員工無所適從,吃盡了軟、硬體捉襟見
肘的苦頭,更徒增資源浪費與公、華視之間的齟齬。這些問題,兩年前第三
屆董事翁秀琪與方念萱兩位老師,曾經深入進行調查,並寫出厚厚一本報告
,呼籲董事會改善,無奈有些情況,至今仍持續發生。而經過董事會換屆、
政黨輪替之後,如今政策方向的不確定性更高了。平心而論,公視新聞節目
這兩三年在華視,動能與效率皆有提升,但躁進整合付出的代價,何其慘重
。可是,當初做出決策的董事會與執行的經營階層,卻沒有人為此負責。我
必須說,這似乎是長期以來公視董事會的一個制度性盲點,因為除了董事長
,其他所有董事都是義務無給職,大家在資訊不充分與時間有限的情況下,
集體硬做出決策拍板,但只要一換屆,董事們揮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萬一事後發現決策/執行有錯誤,卻很難要求誰負責,只好由員工和納稅人
承擔共業。

容我沉重地呼籲各位新董事,還有我的老師們,在您們爭論董事長要不要改
選﹐以及準備選出新的董座和經營團隊之前,請您們先面對上述盤根錯節的
問題,並試著多聽聽各部門基層員工的意見,而非只是根據少數工會代表的
片面說法,好嗎?我們無意否定工會的角色,但我們也有必要讓各位知道,
兩個多月前工會常務理事會以突擊提案表決的方式,通過了設立理事長並以
4:1票數選出謝啟明擔任理事長,引發了員工對工會罔顧程序正義的質疑,
當時有會員聯署希望召開臨時會員代表大會,重新討論此案,但工會至今仍
以種種理由拖延。我也必須告訴各位﹐客家台與新聞部的工會幹部,因為看
不慣少數人操弄工會言論與議事運作,紛紛相繼辭去工會幹部。各位董事的
行動與決策,動見觀瞻,我誠心建議,如果可以多聽聽各部門基層員工(包
括原、客台與華視)的聲音,並了解觀眾對公視節目表現的評價,應該有助
於各位更全面地判斷現行管理團隊的表現,以及公視營運的當務之急。我和
部門同事,也會找機會跟剛剛選出來的員工董事對話、溝通。

儘管各位董事是因為政黨推薦,進入公視董事會,但如果說因此就認定各位
是銜著政治任務,來遂行政黨的意志、私心,我想,那就侮辱了各位的獨立
思考與對公視的無私使命感。相對地,如果包括我在內的同仁的另一種聲音
,被解讀為是在保誰、打擊誰,那同樣不是我們所樂見。做為服膺公共價值
與產業民主的員工,我選擇講出我的肺腑之言。

以馮賢賢總經理為首的管理團隊這一年多來,招惹了內部許多「民怨」以及
外部排山倒海的政治壓力,可能在不少董監事和員工的感覺中,馮是個
trouble maker。依我過去跟馮賢賢長期共事的觀察,我知道她的人格特質、
溝通技巧,加上上任後的人事更動,對某些身兼工會幹部的員工工作績效的
督促不假辭色,取消了某些她認為不合理的員工福利,在在都讓她很容易樹
敵。但我也在觀察,馮的這些招民怨與工會反撲的動作,只是單純的任用私
人、打壓異己嗎?還是背後有更大的理念、價值在支撐?譬如:希望員工提
升效能、而不是把公視當公家機關?她力求提升節目質量創意、擴大公視與
公眾連結的大方向,是否有錯?是否達到當初她承諾董事會的目標?還有,
現行管理階層是否在關鍵時刻,挺身捍衛了公視的獨立自主?我很期待董事
會能給出持平、客觀的評價。

相對於工會強調的員工權益問題,請各位董監事也正視想做事的基層員工,
對資訊透明化、公視效能與影響力提升的期待,還有這些期待背後的,對公
視人事成本愈來愈沉重、薪資結構不均、以及對過去管理階層官僚化傾向復
甦的憂心。

最後,我要向各位董監事與老師們致敬,謝謝您們的付出﹐您們正在寫歷史。


公視新聞部製作人 蘇啟禎敬致
2009/8/23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註解:
 
[1] 目前有 20 名董事,3 名監事。分三批選出,包括:2007.11 原來選出的董監事,因有幾位辭職,現在仍有
董事 7 名:鄭同僚 ( 董事長,政大教育 ) 、黃明川(導演)、虞戡平(導演)、
孫大川(政大台文)、朱台翔(森小校長)、彭文正(台大新聞)、陳邦畛(社區文化工作)。
監事 3 名:林筠( 台大財金) 、陳炳宏(師大大傳)、黃世鑫(台北財政)
  
政黨輪替後, 2008.10 補選及2009.7 修法增聘,增加 13 名董事:
補選 5 名:林谷芳( 佛光藝術所) 、盧非易( 政大廣電)、汪琪 ( 中正新聞)
陳勝福 (明華園 ) 、周建輝( 聯廣集團副董事長 )
    
增聘 8 名:陳世敏(政大新聞)、廖元豪 (政大法律)、須文蔚 (東華中文)
趙雅麗 (淡江大傳)、蔡憲唐 (中山企管)、程宗明(公視員工)、
黃玉珊(導演)、林淇瀁 (向陽,詩人)

[2] 董事會攻防戰,根據轉述:
810日 新董事第一次參加董事會,盧非易與周建輝臨時提案,發動改選董事長。因事出突然,沒有決議。
817日 臨時董事會,林筠監事引用律師意見書,表示董事長有任期,改選無據。如要罷免,則應提出具體理由。
據說新董事陳世敏是執政黨內定的董事長,他自稱黨政關係比鄭同僚好,當面要鄭辭職。此說可信,因新董事廖元豪也說,鄭同僚得不到國民黨信任,必須下台。
那天董事會爭議不休。原任董監事認為 (1) 改選於法無據,(2)要罷免應提出具體理由, (3) 新董事應先瞭解業務,幾個月後再決定要不要罷免。
據在場者觀察,補選董事與新董事大多口徑一致,主要發言者為須文蔚、程宗明、盧非易、周建輝,廖元豪、趙雅麗等。
但黃玉珊發言表示,她關心的公視如何作好,而不是改選不改選。
 
[3] 關於產業民主、工會、謝啟明:
有些新董事提出一個理論,說公視不應重視收視率,只要產業民主就可以。
公開信的作者指出,產業民主大家都贊成,但並不表示公視就不需要績效、提高品質、提高收視率(及影響力)。
文中提到的謝啟明是工會代表,他去年12月與董事陳勝福跑到立法院與林益世、洪秀柱共同召開記者會,贊成立委干預公視節目並凍結預算,引起許多工會會員不滿。
「人事調動引發的反彈?」指謝啟明最近因曠職問題被公司懲處,向部分董事陳情,獲得支持。公視工會本來不設理事長採合議制,文中指出最近以突擊提案方式,選出謝啟明擔任理事長,違反程序正義。部分董事卻只聽謝啟明片面之詞,曲解產業民主之不當。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公民搶救公視聯盟

psav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