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順利的話,再過半個多月,我的第一個孩子就要出生了!進入公共電視第
十年,一直在新聞現場衝刺,這是我第一次滿心期待放長假等待生產,可是我萬萬
沒想到,假期不到幾天,去年12月28日挑燈夜戰的公視臨時董事會,卻反而讓我為
這個即將出世的孩子深感憂心。

       以前在跑新聞的時候,總是會常常說,「我們要為後代留下一片淨土」,自從發現自己懷孕後,我才真實深刻體會到,何謂「為後代」的意義?而「淨土」的具體樣貌又是如何?孩子的出現,的確會讓人不得不認真面對「未來」。可是以這樣的角度,觀察執政黨以國會優勢修法,前後總共增補14名董事的公共電視董事會近來的表現,實在是讓人無法想像,背負社會期待、肩扛公共價值的學者與社會賢達們,竟然正不自覺地摧毀著公共媒體的發展。

       公共電視在去年底召開臨時董事會,董事陳世敏、盧非易、須文尉等人提案重選董事長,過程中有監事提出質疑,多名董事退席,經過五個小時的挑燈夜戰後,會議在29日凌晨一點多,以12票贊成、1票反對、3票棄權通過史無前例的董事長改選案,意思是說,現任公視董事長鄭同僚沒有重大過失的狀況下,即將被迫終止任期,也意味著誰的政治拳頭大,就可以隨時干預理應獨立於政治運作之外的公共媒體。

改革比換董事長重要

       這樣的議決,對公視未來影響甚鉅。首先,董事長對外是公視形象的重要指標,為何要在任期未滿的情況下撤換,董事們有責任提出充分的理由對公視員工和社會大眾說清楚。其次,公視這兩年來,各項指標都是歷年來最好的。觀眾變多了,影響力也逐漸提升。對於我們這些在前線打仗的基層人員來說,觀眾的肯定才是最重要的事。但董事會的運作,似乎與公視的現實脫節。公視有很多問題,需要董事會優先面對。像是「員工公共理念不足」和「人事成本過高」等歷史包袱,以及「公廣集團運作失靈」等新問題。但是,一年多來陸續增補選的董事們,最在意的竟是換掉董事長,而非先了解公視真正的問題,以便對公視未來發展提出明智主張。


       《公視法》明確定義公視屬於國民全體,因此公視具有高度公共性與社會責任,身為一個員工,我不反對必要時以人事異動的方式推動改革。但改革的正當性與內涵為何,會比撤換董事長來得更加重要。在換人的同時,董事們願意接受公評嗎?是否應盡速主動向社會交代,並提出具體的改革內容?選擇在待產的此時此刻,我提出個人的淺見,並向董事們發出卑微的呼籲,是因為我想到,未來當孩子長大得知台灣公共媒體發展的這一段歷史時,他的母親不能沉默,我必須給孩子一個交代,當公視面臨重大難關時,他的記者媽媽,選擇了何種觀點?又做了哪些事?

       「淨土」很重要,但是也很模糊,或許我們該留下的,是一種良知、生活態度與處事典範,並回到孩子的眼光裡,檢驗自己的行為和良心。如此一個母親的心聲,公共電視的董事們,你們聽到了嗎?


作者為公共電視《我們的島》記者,2009年曾虛白先生新聞獎 公共服務報導獎得主

創作者介紹

公民搶救公視聯盟

psav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