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公搶盟】宣言
我們要求: 1. 公視預算受公視法第2條保障,政府與國會不得以任何理由扣押或凍結。 2. 公視受公視法第11條保障,屬於國民全體,獨立自主,不受干涉。政府不得將公視視為傳 聲筒,妨礙其自主經營。 3. 公視之治理與管理應該透明,公視董監事會必須稟承公視法精神,捍衛公視的獨立自主。

馬政府上台後,馬上逼退央廣董事,卻在公視踢到鐵板。公視董監事堅持獨立自主
,奮力抵抗了兩年。馬政府就修法增加董事人數,並要法院將原有董事全部假處分
,停止其職權。再以「不適任」為名解聘總經理與執行副總,掌控公視。馬政府收
買商業媒體,打壓公共媒體,一言以蔽之,就是要全面控制言論。

搞清楚問題的本質,再讀9/27自由時報的傳播學者管中祥專訪,就會吐血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是打壓,是報應?

 記者問他對執政黨介入公視的看法。他並沒有直接批評,卻說必須「從大的歷史
發展來看 ........ 沒有一個執政黨,會不想控制媒體,國民黨早期執政時相當明
顯,民進黨執政期間也未能徹底解決」,所以這是「報應」。

各打五十大板,是鄉愿學者的通病。但「報應說」實在太離譜了,翻成白話就是:
反正非藍即綠,原來的公視董監事捍衛什麼獨立自主?你們是民進黨執政時選出來
的,現在被趕走理所當然。

他說,民進黨執政時也沒有誠意尊重媒體的獨立性與公共性,「只是國民黨的手法
更粗暴」。翻成白話就是:強盜雖然粗暴些,但人性本惡,被搶也算活該。

問題是,為什麼「報應」到公視身上呢?學者如果有骨氣,不管誰執政,都應該像
公視團隊一樣奮起對抗,怎麼反以「報應說」替馬政府脫罪呢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置身事外的發言權

管中祥完全避開「媒體自由」的核心爭議,將問題導向「公視經營管理不夠透明.....
韓國也有媒體新舊董事互控」;把媒體自由捍衛戰說成是「狗屁倒灶的事」;說公
視事件太複雜,「目前還欠缺深度討論....  任何主張都很容易被貼上藍綠標籤」
。這些都翻成白話,就是:「我怕被貼標籤,我想置身事外」。

有什麼複雜?不過是馬政府派了一群傳播學者去接收公視,其他系出同門的,不敢
得罪師長同事罷了。但民眾沒有這些糾葛,一眼就可看穿是戒嚴時代的復辟,再不
反抗,警總就回來了。

外國觀察者也看得很清楚。「自由之家」籲請台灣決策者,勿使公視淪為政治衝突
的受害者。(顯然反對報應說)。「無疆界記者組織」則發表聲明「支持馮賢賢捍
衛公視獨立自主」(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solidarity with Sylvia Feng
in her defence of PTS’s independence)

台灣的新聞自由在倒退。記者請管中祥評論時,他卻說以前是「威權箝制」,現在
是「柔性控制」,好像叫我們應該知足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被壓迫者應知難而退?

同樣的態度也出現在另一位傳播學者馮建三9/30 的聯合報投書。他說,「民進黨
及國民黨都相同,沒有人更高明。新聞局很尷尬,概括承受過往一切而有些無辜」
;又說即使「馮總經理自認業績良好」,但既有「兔死狗烹、鳥盡弓藏之說,即便
貢獻真正巨大,又將如何?」;並舉英國公視BBC主席在保守黨上台後,不再尋
求連任,提前走人為例,表示如此以退為進的作法,值得我們後進學習。

BBC主席自願下台,是他家的事。但如保守黨霸王硬上弓,英國傳播學者也勸他
「知所進退」,那位學者還有格嗎?如果我們在威權時代都「以退為進」,還有台
灣的民主嗎?

馮教授文中甚至暗示,「第一位具有新聞傳播博士背景的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」,
將「擇期宣布」執政黨會提出合適的傳播政策,包括公視法大幅翻修,就可提升新
聞自由,貢獻華人貢獻世界。

但歷史告訴我們,新聞自由跟民主一樣,都是要對抗不自由與不民主,才可能得到
。學者自己鄉愿不算,還教訓起來反抗的人要以退為進,誇張自己寫的東西的威力
。實在好笑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捍衛自由,人民自己來

有位朋友說,難道我們年輕時學的那套「捍衛真理,對抗不義」的價值觀錯了嗎?
台灣的學界怎麼啦?政治學者胡佛與他的監委徒弟聯手砲打作家平路,不准她拍孫
中山紀錄片,早期的「自由派」形象毀於一旦。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傳播學者為馬政
府昭然若揭的打壓媒體背書呢?

我說,一般人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明心見性,是非清楚。書讀太多卻未消化的人
,看山有時是山,有時是水;只會「合理化」(rationalization) 自己的迷障,卻
自以為是「理性」(rational)。不必驚訝,人的進步性,也有生命週期,但整個社
會還是會前進。

吾愛吾師,吾更愛真理。年輕一代不能輕易放棄理想,不要屈服於權力的邏輯。亨
利喬治 (George Henry,1839-1897) 說得好:「不能將政治這麼重要的事,交給
政客決定;或將經濟這麼重要的事,交給經濟學教授決定」。 (We cannot safely
leave politics to politicians, or political economy to college professsors.)

言論自由這麼重要的事,也不能只靠小圈圈的學者。人民必須起來,自己爭取。


引用文章:
1.      自由時報的管中祥專訪: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0/new/sep/27/today-life1.htm
2.      馮建三的聯合報投書
http://www.udn.com/2010/9/30/NEWS/OPINION/X1/5879978.shtml
3.      胡佛的聯合報投書
http://www.udn.com/2010/8/9/NEWS/OPINION/X1/5774067.shtml

創作者介紹

公民搶救公視聯盟

psav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ayNoToIdiotBall
  • 原來白話文真的可以翻成白爛文 --回應劉進興對我的批評
    2010/10/04 管中祥
    http://blog.roodo.com/benla/archives/13993465.html

    今天(10/2)一早,多位朋友寄來劉進興教授的文章--『反動的「報應論」:不能輕易放棄理想』,裡頭批評了我接受自由時報專訪的談話。有位朋友看完劉的文章寫信給我提到:「大家為公共媒體付出了多年的努力,努力搭台子、打燈光、說戲、擔心票房,那些在台上有角色的,不把戲演好,竟然在戲台上扭打起來,而且還回頭來罵台下的我們,不准說他們不對,意思就是大家該陪他們上台扭打。」
    這位曾經代表某政黨參選立法委員的朋友雖然相當氣憤,但我覺得還好,出來參與公共事務的人本來就該受到檢驗,當然,批評別人的也是一樣的。……
    我在各處演講「媒體識讀」時經常提醒聽眾,文本/新聞的生產是一種「選擇」和「組合」的過程,同樣的一堆字重新排列組合,就可能產生不同意思。劉Sir的這篇文章從訪問稿中東截一句,西取一段,拼湊出合乎他的意思的說法,雖然不能說此文是捏造事實的翹楚,但堪稱經典絕不為過。在此,先感謝劉老師提供了我以後演講及上課的素材,大恩大德感激不盡。
   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!劉先生把我說的話重新排列組合後,再加上他的主觀臆測及百試不準的讀心術後說「這些都翻成白話,就是:『我(指管中祥啦)怕被貼標籤,我(還是指管中祥啦)想置身事外』」。人客啊!歹誌不是Lau Sir 想的蝦呢甘單。我怕貼標籤?有沒有搞錯啊,怕的話,還會一天到晚對公共事務講個不停呀!喵的咧!
    在訪問稿裡我明明是說:「在公視這個複雜的個案中,目前還欠缺深度討論及尋求改善,任何主張都很容易被貼上藍綠標籤。」不過,經過劉老師翻成白話後卻變成就是:「我怕被貼標籤,我想置身事外。」哇靠!超厲害的呀,這是那來的神奇翻譯術啊?竟然可以如此驚人!I真是服了 You呀。不過,坦白說,也沒什麼好訝異的,這個社會愛貼標籤的例子不遠呀,劉老師這篇文章不就是典型的代表作?而且,我還真的不怕貼哩,要不然我幹嘛花時間回應這篇亂貼標籤的文章哩?!……
  • SayNoToIdiotBall
  • 2010/10/02 馮建三回應
    https://groups.google.com/group/wildgroup/attach/9802fc6b5475705e/%E9%A6%AE%E5%BB%BA%E4%B8%89%E5%9B%9E%E6%87%892010+10+2+++.doc?hl=zh&part=4

    自己的文字寫出,我自己就得負責,也得接受或看到別人的不滿,以及誤解或刻意曲解。由於先前也有位朋友告知,是有人對在下小文字非常感冒,當時只是acknowledgement,沒想多說,畢竟寫文字得費神,雖然對於澄清一些事情與道理,爭取支持,也許並不是沒有一絲作用。
    現在,既然媒改社朋友可能更關心了,我還是花些時間,作些準備與再做說明,希望沒有佔用您太多時間。
    從以前到現在,在下想法與意見沒有改變,就是公視問題是不是公視問題,華視問題不是華視問題;劉進興教授(雖然1990認識至今,他倒是就事論事,不因對人之信任就自動移轉至對我意見之信任;當然,我也可能弄錯,他對我的信任可能不是我想像中那麼大)說我『暗示,「第一位具有新聞傳播博士背景的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」,將「擇期宣布」執政黨會提出合適的傳播政策,包括公視法大幅翻修』。
    是嗎?我是「暗示」,還是「希望」有人勸「高層,包括…金」?是後者。我又看了一次原文,讀者再主動,若解讀我是「暗示」,應該不是我的責任。那麼,我是第一次「希望」,因金的背景而表示這個希望嗎?紀錄可考,我把過去寫過的文字電子連結都放在後面,從DPP時代至今,不佔用篇幅。願意一看的朋友,您可逕自點擊,謝謝。

    PTV archives (台灣公共電視論述檔案)
    http://www3.nccu.edu.tw/~jsfeng/ptvarchives.doc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